警惕:中國赴非人員極易成為邪教組織“圍獵”目標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April Zhu 桑梓(譯)
時間:2020年01月19日 08:50
下載

  核心提示:香港《南華早報》英文版網站2019年10月5日刊登文章稱,隨著“一帶一路”的建設,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前往東非國家肯尼亞從事相關項目工作,然而一抵達便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組織的“圍獵”目標。為方便讀者閱讀,文內小標題和部分圖片為譯者所加。

  家門口的不速之客 

  今年早些時候,一位年輕中國女士安(An)聽到敲門聲。她幾個月前才搬到內羅畢,沒有朋友會不請自來。曾有人提醒肯尼亞首都犯罪率很高,于是她好奇地從貓眼里窺視,看到兩個面帶微笑的女人,一個是東亞人,一個是白人,這消除了她的警惕。

  來者自我介紹屬于耶和華見證人組織(Jehovah’s Witnesses)。她們用中文普通話說:聽說大樓內新搬來一個中國人。這引起了安的懷疑,問她們是怎么知道的。那名亞洲面孔的“見證人”禮貌地微笑著,為自己的冒昧到訪表示歉意,對這個問題則略帶尷尬地沒有回答,只是說她們碰巧“知道一些事情”。

 

  ▲耶和華見證人信徒挨家挨戶宣傳,不厭其煩地勸說目標加入他們的組織。他們看似彬彬有禮,親切和善,實則如附骨之疽,難以拔除。圖片來源:中國反邪教

  在東非,被不是中國人卻說著中文的傳教士當作傳教對象,安覺得挺好笑,于是邀請她們進屋。那名亞洲面孔的見證人普通話講得很好,腔調上的一些小問題表明她來自日本。另外一名見證人是英國學生,暑假暫時在此,不過她未來會繼續學習中文,并且會返回內羅畢,向這座城市的華僑傳道。

  她們在安的客廳中聊天,話題從圣經到達爾文進化論,再到中國“受難”的基督徒。

 

  ▲插圖:Kaliz Lee

  耶和華見證人在全球有800多萬成員。盡管他們與其他基督教教派有很多共同之處,而且其信條以圣經譯本為基礎,但他們崇拜的是“耶和華”(天主教徒和新教教徒崇拜的則是主、上帝或天父)。他們回避三位一體的概念,雖然耶和華見證人相信耶穌是救贖的手段,但他們認為耶穌只是耶和華的兒子,而不是上帝本身的一部分。

  該組織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和社會限制,有基于信仰的首要任務:在正義與邪惡、得救與未得救的最后一戰到來之前,拯救盡可能多的靈魂。但這都無法抹除其邪教性質。撇開末世論不談,耶和華見證人一詞常常使人聯想到兩個身穿黑色長褲、白色短袖襯衫,佩戴領帶和名牌,站在街角、火車站或門階上的人的形象。

 

  ▲耶和華見證人信徒 圖片來源:中國反邪教

  安家門口的日本信徒就是其中之一。雖然中國沒有將耶和華見證人列入邪教名單,但沒有信徒會在中國敲響陌生人家大門。這位日本信徒無法在中國傳教,便跟隨中國僑民的步履來到肯尼亞這個幾乎對任何教派均無約束的國家。她和其他傳教者在這里可以向中國人傳教。

  4萬赴肯尼亞中國人成為邪教組織新目標 

  作為中國振興古代絲綢之路“一帶一路”的合作伙伴,肯尼亞從中國獲得了巨額投資,特別是連接港口城市蒙巴薩和內羅畢,并最終接軌烏干達的標準軌距鐵路。中國雇員和隨同家屬在肯尼亞約有4萬人,從事基礎設施建設。

  有一種觀念認為,中國人通常不受新家園的影響,尤其是新家并非在紐約或多倫多的唐人街,而是位于非洲新崛起的城市。這就在傳教士和非信徒之間形成一種排斥力。歐洲白人傳教士“教化”非洲土著已經不再是問題。如今,除了安的門口不請自來的日本和英國信徒之外,受到基督教世代熏陶的肯尼亞本地信徒也正在學習中文,以“轉化”正在和已經到來的信仰無神論的中國人。

  在二十一世紀的肯尼亞,“未得之民”是那些遠離家鄉的人,而傳教士則是本地人。

  一個周日的下午,在內羅畢富裕的郊區基里馬尼(Kilimani),肯尼亞最大的耶和華見證人“王國大廳”內,與會者穿著同款衣著,謙遜而整潔。這是一座典型的“王國大廳”——供耶和華見證人信徒使用的禮拜場所,空曠,幾乎沒有彩色裝飾。在這個耶和華見證人分支機構里,所有教派讀物都有多種語言版本,這些資料被冠以“守望臺”(也譯作“瞭望塔”)的名稱,“守望臺”是一個非營利性組織,管理世界各地的見證人,并為他們提供挨家挨戶發放的傳單和小冊子。

 

  ▲插圖:Kaliz Lee

  一位中文名叫李飛(音譯)的肯尼亞信徒,在聚會開始時用流利的普通話祈禱,緊接著播放了一首預先錄制好的歌曲,將歌詞用漢字和拼音投射到屏幕上(這里不允許使用樂器),然后閱讀當天要學習的圣經段落。這個儀式上沒有牧師,只有李飛作為主持人。每周觀看相同的視頻,閱讀相同的文章,提出相同的問題,給出相同的答案。大多數與會者是肯尼亞人,但也有東亞人和北美人,一切都以中文進行。這是當天最后一次聚會,在此之前的幾次會議則使用英語和斯瓦希里語。

  除了王國大廳,耶和華見證人基里馬尼分支還擁有一個行政大樓,以及學校、住宅和花園。這里有醫療診所、翻譯中心、法務部門和一個巨大的倉庫,里面堆滿“守望臺”雜志。基里馬尼分支還在肯尼亞、坦桑尼亞、蘇丹、南蘇丹和索馬里開展業務。

  肯尼亞的每一個耶和華見證人信徒都有自己的地盤,他們在地盤上開展活動。哪里有中國人,哪里就有耶和華見證人信徒。在大裂谷沿線一個塵土飛揚的小鎮——馬伊馬休(Maai Mahiu)的旅游旺季,見證人站在一輛手推車旁,手推車上有中文、英文和斯瓦希里語的“守望臺”出版物,隨時準備向一整個巴士的游客說任何語言布道詞。

  為“傳道”苦學中文的本地信徒 

  肯尼亞人口約5000萬,擁有8000到10000座在冊教堂,根據基里馬尼分支的說法,這些教堂之中有389個王國大廳,聚集了近3萬名耶和華見證人成員。其中,3643人是“傳道先鋒”,比如27歲的查爾斯·奧蒂諾,他每月花70多個小時從事傳教活動。

  奧蒂諾是卡里奧班吉郊區的會眾,那是東部一個低收入地區,距離基里馬尼王國大廳只有兩小時的巴士路程。那里正好有一座中國援建的水電站,奧蒂諾會將翻譯成中文的圣經小冊子塞滿背包,走近工廠大門,然后敲門。當中國工人開門時,奧蒂諾會用中文問他是否聽到過福音。

  奧蒂諾會說英語、法語、斯瓦希里語、本巴語和中文,但每種都不是特別流利。他說他出生在肯尼亞,但是他說話帶的是非洲南部——也許是贊比亞的口音。據他說,他定期在非洲大陸各地走動時,在贊比亞待的時間最長。三年前,他回到內羅畢,但問到為什么回來,父母住在何處以何謀生時,他保持沉默。

 

  ▲查爾斯·奧蒂諾,一位“耶和華見證人傳道先鋒”。

  奧蒂諾在中國待過三年,并稱河南是他“最想去的地方”。在中國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傳說中的河南少林寺度過的,據說少林寺是中國功夫的發源地。奧蒂諾滑動手機中的照片,讓我看他練武術的各種招式。

  奧蒂諾通過逐字逐句閱讀傳統中文圣經學習漢語,每遇到一個他不認識的字,都要查字典。對于一個外國人來說,他的中文非常好。令人難以想象的是,他從未上過一節正式的中文課。頗有諷刺意味的是,奧蒂諾輟學學習武術,正是因為他覺得“死記硬背”沒什么用。

  “我到中國的是自愿的。”他用英語說,然后,就像他在遇到重要詞匯時經常做的一樣,把它翻譯成中文,以強調自己的意思——“自決”“自我決定”“人的自我主動”。回到肯尼亞后,奧蒂諾從更“傳統”的基督徒那里聽說耶和華見證人是魔鬼崇拜者,出于好奇,他開始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他跟隨一個導師,接受了洗禮,并投入時間,成為一名“傳道先鋒”。

  奧蒂諾說:“耶和華創造我是有目的的,這個目的就是尊敬他。所以我告訴自己,‘讓我尊敬真神,全心投入服務,放棄我的其他所作所為。’”他打開手機上的耶和華見證人圣經APP以分享經文,在下載的語言列表中切換選擇中文。我對他在沒有指導的情況下,學習中文這種難度的語言的能力給予高度評價。

  “這是耶和華的大能,”他說:“耶和華對我們說:‘你若知道某事,但不告訴某人以使他們改邪歸正,他們就必死,因為他們是惡人,他們的血必被索取。’耶和華來到并看見這些中國人,如果發現因為我不想提高中文技能而無法接觸他們(中國人),那將是一場災難。我對此感到害怕,所以我說,‘讓我學習中文,去幫助別人。即使他們拒絕,我也盡到了我的責任。’”

  被洗腦的中國早期信徒加入“傳教” 

  肯尼亞的中國人并不都是“一帶一路”項目的相關人員,肯尼亞的華人信徒也不都是因為“一帶一路”而來的僑民。周和丈夫黃在肯尼亞生活了二十多年(二人均不想透露全名)。

  周說她的丈夫先于她來到非洲,從事醫療領域工作,1998年即已“進入真相”——信徒稱之為皈依,成為第一個在肯尼亞接受耶和華見證人洗禮的中國人。

  當時周對此并不感到開心。她說,那段時間,黃在電話中試圖分享他在內羅畢發現的“福音”和“永生”。周是一名醫生,在北京一家醫院長時間輪班,有時帶孩子上夜班,工作時把孩子留在桌子上睡覺。

  她告訴黃:“省省你的福音吧,我沒有時間。”

  當周帶著兒子與黃在肯尼亞團聚時,她包容了丈夫,但她與這信仰保持了距離。然而這種態度無法持久,在短暫的抵抗之后,她成為第三個在肯尼亞接受耶和華見證人洗禮的中國人。她決定將自己的時間集中在幫助他人上,不僅是為病人增加幾天或幾年的壽命,而是要通過耶和華給予他們“真正的希望”。

  周停止醫療工作,成為一個“傳道先鋒”,幾年后,她和丈夫,以及其他一些講中文的人,在內羅畢開辦了第一個面向耶和華見證人信徒的中文班。每周六上課,課程約10周。他們教拼音,重點教傳福音的詞匯。

 

  ▲插圖:Kaliz Lee

  周和達芙妮·巴特勒成為朋友也差不多二十多年了。達芙妮自稱是有挪威和希臘血統的“白種非洲人”,她出生在坦桑尼亞,在肯尼亞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巴特勒在中文班學習了中文,她和周經常搭檔在內羅畢各地敲門。

  在日本和英國見證人離開后,安確實在附近的王國大廳參加了一個聚會,雖然她對此并不討厭,但她皈依的可能性很小。她嘲笑給在肯尼亞的中國人“種植”圣經知識的想法,這種想法就好像這些中國人以前沒有別的價值觀念似的。基于信仰的決定,難道就比那些通過理性、邏輯或同情心做出的決定更道德嗎?

  雖然安認同在肯尼亞用中文進行傳教“并不是強迫人們做某事”,但這個概念存在“內在矛盾”,她說:“如果你不認為人是低等的,那你一開始就不可能成為傳教士。”

  閱讀背景:耶和華見證人19世紀末創建于美國,總部在紐約。該教以挨家挨戶敲門宣傳為特色,一旦目標放松警惕,他們就如同附骨之疽難以拔除。該教有很多荒謬教義,例如奉行“不輸血”,如果有醫生為了挽救信徒生命輸血,則可能會被起訴;強調屬靈教育應該優先于世俗教育,反對信徒接受大學教育,使信徒更容易接受灌輸和被掌控;性侵和虐待現象(尤其是針對教內兒童的)在耶和華見證人內部也屢見不鮮。耶和華見證人是世界主流基督教公認的邪教異端。

  原文網址:https://www.scmp.com/magazines/post-magazine/long-reads/article/3031528/kenya-chinese-arrivals-are-targeted-jehovahs

(責任編輯:力楓)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美丹佛大都會州立學院的“七雷教”是個什么組織
美丹佛大都會州立學院的“七雷教”是個什么組織
  美國丹佛大都會州立學院學生媒體“MET MEDIA”2019年8月發表文章,揭秘風靡該校的“七雷教”(7 Thunders)與韓國邪教“上帝...
安徽徽州區“三到位”防疫防邪兩不誤
安徽徽州區“三到位”防疫防邪兩不誤
  自開展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以來,安徽省黃山市徽州區政法委抓契機,巧切入,公開信思想引導到位,掛橫標警示提醒到位,組合拳...
“法輪功”不顧疫情風險執意在美演出被批
“法輪功”不顧疫情風險執意在美演出被批
  2020年2月8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媒體《坦帕灣時報》網(Tampabay.com)報道說,在新冠狀疫情日趨嚴重的情況下,“法輪功”邪教...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天津快乐10分代理